蓼蓼者莪

钓因鹤守,果遣猿摘。雨后露前,花朝雪夜。

忆昔 1

       红绸明灯高悬,醇香美酒得气息和着女子得婉转莺歌从高阁里溢了出来,鬼灯跟在阿香得身后,转过了几道长廊后终于在一间厢房前停了下来。
       “鬼灯大人,到了。”阿香推开紧闭着的厢房门,引他进去。
       嗅到脂粉和烈酒混合后的浓郁香气,鬼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嫌恶。绕到屏风后面,果不其然,看到的又是穿着月白色袍衫的人烂醉如泥的模样。
上前拍拍白泽的脸,“白泽,起来。”
       白泽大概是不太舒服,皱了皱眉后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茫然地看了会儿面前的鬼灯后清醒了过来,“鬼灯大人?你怎么又在这儿?”不等鬼灯回答又自己接过了话来,“是陛下又找我了?”
       “不是陛下找你我就……是唐瓜和茄子那两个小鬼让我来寻你的。”鬼灯瞟了他一眼,“好歹身为陛下亲封的神医竟然日日流连于烟花之地,你能稍微像点儿样吗?”
       白泽面上带了笑意,“鬼灯大人不明白吧,美丽的姑娘们对我来说可是比……和神医这个身份一样重要呢。况且,大人当着小香香说这样的话可是会伤了小香香的心呢。”阿香闻言挽起衣袖笑了笑,“白泽大人可真是,小女子可没有大人说的这么敏感呢。”
       白泽细长的眼睛一弯,刚要调笑回去,就被鬼灯不耐烦地喝断了,“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白泽闻言笑意不减,一边站起身来一边跟阿香道别:“那我就先跟这个黑面神走了啊,下次再来看你,小~香~香。”话毕还冲她眨了眨眼,只是下一刻就被一只手拖出了厢房,看着有些狼狈。
        “真好啊,对吧。”带着魅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看着屏风方向的阿香点点头答道:“是啊,虽然那两位大人总是斗嘴,但,鬼灯大人倒是每一次都会来接白泽大人呢。”又不知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身后正喝着残酒的妖娆女子,“你方才怎的躲起来了?”
        妲己翘起了兰花指撇撇嘴,“我可不敢让那位黑面御史知道是我陪着白泽大人喝酒,上次才刚被警告了呢。”
       阿香想起上次白泽大人和妲己喝酒不小心犯了旧病,鬼灯大人来找白泽大人时差点儿把这儿掀翻了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确实,那个时候你可被鬼灯大人训得不轻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