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蓼者莪

钓因鹤守,果遣猿摘。雨后露前,花朝雪夜。

晨星 2

       蓝雨军事大学,叶修靠在第三运动场旁人行道边的一棵梧桐树下,虽然穿得暖和,还是时不时地把手从衣兜里拿出来哈上几口热气。远远地看见拖着行李箱的王杰希,叶修向招了招手示意。
       “这么冷,你出来干嘛。”王杰希看着叶修苍白的脸色皱起了眉,拉住叶修的一只手,催促道:“宿舍在哪,快点儿回去。”
       叶修笑了笑,“哥这不是怕你久了没来老魏这儿,不认识路了嘛。”王杰希原本应该要和他一道来蓝雨,但无奈被临时安排了任务,叶修只能自己直接从医院里过来,注意到王杰希穿着的还是他接到任务时的衣服,问道:“任务怎么样,顺利吗?”
       王杰希点点头,“只是个B级任务而已,没什么。”
       叶修脸上的笑意更浓,带了些调侃地开口:“噢~那你这火急火燎地是为了什么呀,大眼儿。”本以为王杰希会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却不想他回头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后居然回答了他。
       “为了你,”注意到叶修的惊讶,他顿了顿继续说,“为了以防你再在我不在身边时给我个‘意外惊喜’。”他是真的怕,怕再一不留神叶修就浑身是血地躺在了他面前。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僵硬地转移了这个沉重的话题,“哈,那什么,老冯不是让我们来这儿给安全局挑好苗子的吗,明天去问问老魏的意见怎么样,怎么说他也是校长不是……”
        昏黄的路灯下,两道长长的人影映在地上,在萧瑟寒风中,透出丝丝暖意。

       魏琛一大早被叶修的电话叫起来,又被这个嘲讽脸一顿激讽,本来憋了一肚子气。幸好王杰希及时接过电话,一口一个前辈地叫着把他这气给顺了,他才没一大早就来场隔空泼妇骂街。收拾好后,他寻思了一会儿王杰希刚和他商量的事,觉得黄少天喻文州他们学生会里的人都还挺适合,给喻文州他们发了个集会通知,立刻给王杰希回了个消息。
       那头叶修一脸不屑地看着向魏琛表示感谢的王杰希,啧啧了两声,“大眼儿啊,不是我说,你对老魏那么客气干嘛,这就叫长他人,不对,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王杰希有些无奈地看着他,“魏前辈也是你的朋友,你……”
       叶修立刻打断他,“看吧,你还叫他前辈,那你怎么不叫我前辈呢!”
       王杰希的目光立刻深了几分,无声地望了他一会儿。
       “……”叶修败下阵来,王杰希确实是叫过自己前辈的,但两人在一起之后,由于这个名称在某些时候带来的无法言说的羞耻感,他主动提出了王杰希不叫自己前辈的要求,现在自己重新提起来,怎么看都有些奇怪。但叶修是何许人也,面不改色地跳过这件事,“老魏不是给你回了消息吗,你快看看。”

       蓝雨学生活动中心四楼
       “唉,你们说老魏这个通知到底什么意思啊,又是暂不透露具体内容又是会议保密的,是考试吗、是考试吗,是吗是吗是吗?”黄少天一脸好奇地趴在桌子上发问。
       喻文州带着笑看向正准备继续开口的黄少天:“少天,安静点。”黄少天闻言立刻闭上了嘴。会议室里其他的人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每次话唠副会长太吵了,只要会长一开口,他保证就安静地不得了。
       喻文州正转着笔思索魏琛这次不寻常的举动,会议室的们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看上去十分慵懒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紧接着,一个左右眼有些不对称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虽然两人的气质相差很大,但他却敏锐地从他们身上嗅到了一丝共同的气息,那是属于与死神打交道的人的,他只在他们大一的搏击指导教师身上见过,听说他是死亡部队之一的队员。
       他们走到会议桌前,那个慵懒的男人扫视了他们一遍后,轻笑了一声,说道:“各位小朋友们好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修,他叫王杰希,让老魏把你们叫过来的其实是我们。至于目的嘛,出于职业保密,我们暂时不能告诉你们。”
       喻文州玩味地一笑,“那么怎样才能告诉我们呢。”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叶修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眼,觉得有点儿意思。
       “如果你签下一份保密协定,并通过我们的三个月观察,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告诉你了。”王杰希回答他。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随便答应这种条件,喻文州勾起嘴角,“我答应。”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