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蓼者莪

钓因鹤守,果遣猿摘。雨后露前,花朝雪夜。

忆昔 1

       红绸明灯高悬,醇香美酒得气息和着女子得婉转莺歌从高阁里溢了出来,鬼灯跟在阿香得身后,转过了几道长廊后终于在一间厢房前停了下来。
       “鬼灯大人,到了。”阿香推开紧闭着的厢房门,引他进去。
       嗅到脂粉和烈酒混合后的浓郁香气,鬼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嫌恶。绕到屏风后面,果不其然,看到的又是穿着月白色袍衫的人烂醉如泥的模样。
上前拍拍白泽的脸,“白泽,起来。”
       白泽大概是不太舒服,皱了皱眉后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茫然地看了会儿面前的鬼灯后清醒了过来,“鬼灯大人?你怎么又在这儿?”不等鬼灯回答又自己接过了话来,“是陛下又找我了?”
       “不是陛下找你我就……是唐瓜和茄子那两个小鬼让我来寻你的。”鬼灯瞟了他一眼,“好歹身为陛下亲封的神医竟然日日流连于烟花之地,你能稍微像点儿样吗?”
       白泽面上带了笑意,“鬼灯大人不明白吧,美丽的姑娘们对我来说可是比……和神医这个身份一样重要呢。况且,大人当着小香香说这样的话可是会伤了小香香的心呢。”阿香闻言挽起衣袖笑了笑,“白泽大人可真是,小女子可没有大人说的这么敏感呢。”
       白泽细长的眼睛一弯,刚要调笑回去,就被鬼灯不耐烦地喝断了,“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白泽闻言笑意不减,一边站起身来一边跟阿香道别:“那我就先跟这个黑面神走了啊,下次再来看你,小~香~香。”话毕还冲她眨了眨眼,只是下一刻就被一只手拖出了厢房,看着有些狼狈。
        “真好啊,对吧。”带着魅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看着屏风方向的阿香点点头答道:“是啊,虽然那两位大人总是斗嘴,但,鬼灯大人倒是每一次都会来接白泽大人呢。”又不知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身后正喝着残酒的妖娆女子,“你方才怎的躲起来了?”
        妲己翘起了兰花指撇撇嘴,“我可不敢让那位黑面御史知道是我陪着白泽大人喝酒,上次才刚被警告了呢。”
       阿香想起上次白泽大人和妲己喝酒不小心犯了旧病,鬼灯大人来找白泽大人时差点儿把这儿掀翻了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确实,那个时候你可被鬼灯大人训得不轻呢。”

   晨星坑文说明
    其实这篇文我在本子上已经写完了,但是,感觉我写不出来那种我想表达出来的意思,所以,我决定还是坑了。
     晨星的剧情其实是这样的,喻文州十五岁在私人聚会上(因为觉得无聊去了聚会主人家的花园)见过叶修,叶修那个时候和苏沐秋接了委托在调查这家主人(以客人的身份),被喻文州看见了,然后因为那家主人涉黑,当天有人安排了枪杀,叶修就去救人,喻文州就记住他的脸了。
       喻文州本来是听父母的要报考经济类学校,但是通过各种渠道加猜测大概知道叶修他们是政府秘密部门的,就改考了蓝雨军事学院,因为魏琛的原因嘛,他经常在叶修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观察他们,直到叶修他们来了蓝雨招人。
       王杰希的话是还在学校上学的时候,被微草招了过去,开始和叶修不熟,后来苏沐秋(设定他和叶修是纯友谊)有一次和叶修搭档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意外,他就被派去救治伞哥同时接替叶修,暂时做了叶修的搭档。因为任务时间比较长,他慢慢发现他喜欢上了叶修,但是他没有告诉叶修。那个时候叶修刚失去了好朋友吴雪峰又离开了,他还要考虑苏沐橙的事,王杰希就成了类似于当时的精神支撑这种东西。
       然后两个人交集就多了嘛,反正就是各种不动声色地,大眼儿爸爸就把叶修攻略了。(๑´ڡ`๑三๑´ڡ`๑)
       然后叶修出任务又受了伤,就开始休息,再然后就去了蓝雨。最后招生只有喻文州黄少天蓝河通过,在这期间王杰希发现了喻文州的秘密(喜欢叶修),但是他没跟其他人说,用实际行动告诉喻文州他和叶修的感情有多好什么的,狂宠叶修(反正我写这篇文最开始是为了看大眼儿宠叶修)
       最后,喻文州也把这份感情放下了,叶修和王杰希也主动辞职了,两个人也就岁月静好地继续生活下去了。

忆昔

       初春的雨还夹着几分寒意,若要品出这时节的滋味,一壶带着些微苦楚的梨花酿,再配上两枝未开的海棠,却是再适合不过了。
       白泽靠在庭廊里的小几上,端着一只绿釉白底的瓷杯抿了一口微热的梨花酿,丝丝细雨飘下,恍然间,他突然忆起了一些经年的旧事。
       他已经记不太清那是多少年前了,毕竟他活得太久,对时间早已没太大的概念了,但那些往事却还能清清楚楚地回想起来。那些关于那个时候的他,那个时候那个叫鬼灯的男人的事。
  

先放点儿开头,慢慢写,因为高三比较忙,所以……
       öㅅö猜猜是be还是he

开坑容易填坑难,我觉得肩负着赶作业重任的我暂时不能继续写文了。ʅ(´◔౪◔)ʃ

晨星4

       蓝雨食堂
       黄少天一边把菜里的秋葵挑出来放到一边,一边愤愤地向喻文州抱怨:“那个叫叶修的到底是哪儿来的,居然敢瞧不起我们跟老魏。”咬了口回锅肉,含糊地续道,“不过听上去他跟老魏挺熟的啊,还搞得神秘兮兮的,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军区秘密部队的,咱们要是通过了那什么观察期会不会直接去军区服役或者执行特殊任务去?”
       喻文州含笑看了他一眼,“是不是秘密部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要是你再这么口无遮拦,你连观察期都过不了。”黄少天闻言瞪大了眼,“不是吧,这儿现在又没人。”
话音刚落,两人就听见上楼的楼梯方向传来脚步声。
       “……靠!”

      叶修正在埋怨魏琛的小气居然让他们吃食堂,就听见一声“靠”从里面传出,鄙夷地对魏琛说:“你刚才不还说这层是你的校长专用楼层吗,老魏。”痛心疾首地捂住额,“唉,没想到你连这种事都要撒谎,哥真是为你痛心。”王杰希一直没说话,闻言也淡淡地随叶修一起看了魏琛一眼。
       魏琛觉得自己这个锅背得很冤,虽然他确实没什么校长专用楼层,但他今天明明跟食堂打过招呼了有事要用这层楼,让他们把门关了的啊。感到受到了敷衍的魏琛在心里默默地下了决定,食堂下月的经费要减半了。
       魏琛率先走上来,发现在里面的人居然是他的两个得意门生。想起他们以前问他借过的钥匙,他立马就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了。
       叶修和王杰希一样看见了吃饭的两人,出声打了个招呼,“哟,小朋友在这儿吃饭呢。”
       黄少天一见是他表情就跟见了秋葵一样,但不等他接话喻文州便冲几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魏校长和两位前辈不也来这儿了吗。”
      听到前辈这个称呼对面三人都有些意外,叶修把手插到裤兜里饶有兴致地反问他:“你还挺自信自己能通过观察期啊,这么快就叫上前辈了。”
       喻文州回了一个笑容,意味十分明显——我当然能。
       魏琛没好气地打断两人的对话,“行了行了,老叶你不说你饿吗,还吃不吃饭了。”
       虽然叶修对魏琛让他们吃食堂这件事表示了嫌弃,但不得不说蓝雨的菜还挺好吃。叶修把肚子填了个半饱后满意地叹息了一声,“唉~终于吃了顿正常的饭了。”
       王杰希原本正在给他用勺子滤汤里的香菜,闻言停下手里的动作,重新给他盛了一碗放到他面前,把滤过的那碗放到了自己面前。叶修没注意他的动作,端起来喝了一口,脸色瞬间僵住。王杰希凉凉地在旁边补上了句“别浪费”,又向满脸幸灾乐祸的魏琛一瞥,成功地冷却了原本欢快的用餐氛围。
       叶修放下汤碗讨好地看向王杰希,亡羊补牢地说:“我的意思是说这些菜的味道只能算正常,哪儿比得上大眼儿你做的菜,那些都是绝世美味呀。”
       魏琛觉得自己再一次折服在了叶修的厚脸皮下,“老叶你简直可以得最佳睁眼说瞎话奖了。”
       叶修一脸认真地看向魏琛,“我说的都是大实话,那你的意思是说大眼儿做的菜难吃了。”
       很好,魏琛想,叶修还学会祸水东引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直在留神叶修他们那边的动静,但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只看见叶修喝了口汤之后又不知道怎么了,气氛就凝固了。然后叶修就眼巴巴地看着王杰希跟他说了什么,但王杰希没搭理他,老魏又和他聊了两句,结果也一脸木然的模样。真是奇怪,黄少天想。
       喻文州看着这一幕,没有黄少天的疑惑,因为类似的场景他很久以前就见过很多次了。他知道魏琛和王杰希叶修他们是很好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他也知道他们从事着十分危险又需要保密的工作,他甚至还知道王杰希和叶修的恋人关系。
       但知道这些没什么用,他想,只不过是让自己一步一步陷入更深的,名叫执念的泥潭而已。

哈哈哈,终于要写喻文州怎么单方面认识叶修王杰希他们的了,我的费文笔呀。
      

      

晨星3

       大概是都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痛快,会议室里有片刻的安静,黄少天最先反应过来,“靠,会长你怎么想的!万一这是什么整人活动等你答应了这两个满脸不怀好意的人他们就让你做些奇怪的事然后拍下来发到网上,毁坏咱们蓝雨学生向上积极正面的形象怎么办!”叶修觉得这个话唠的想象力还是挺丰富的,忍不住接话:“老魏带出来的学生还有向上积极正面的形象?不敢参加就直说,找借口,呵~”
       所有人都从他最后一个‘呵’字里听出了想忽视都忽视不了的嘲讽。王杰希指责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微微偏头向他递了个“我就逗逗这小孩儿”的眼神,兴致勃勃地看着黄少天一脸受屈的表情从座位上跳起来,“你谁呀敢这么说话!我告诉你,今天为了捍卫我们的尊严我还真就要签那什么保密协议了。”
       王杰希把叶修拉到后面,上前做了个把手掌往下压的手势,“大家都是蓝雨的学生,对各个有保密性质的单位多少都有些基本的认识,要不要和你们的这两位会长一起签订协议,由你们自己决定。”察觉到喻文州落在他身上探究的目光,他转过去对上他的目光,朝他礼貌性地点点头,“想好了的话就可以去你们魏校长那里签字。不过签字之后就意味着观察期开始,你们可能会在此期间遇到一些十分危险的事情,但我们不会保证你们的安全,希望各位同学仔细考虑一下。”语毕王杰希直接和叶修离开会议室,没再给这群学生进行什么劝说,毕竟勇气也是审核的一个标准。
       去找魏琛的路上,叶修突然提起喻文州,“大眼儿,那个叫喻文州的学生还挺有意思的啊,一看就是个未来的心脏。”王杰希点点头,“确实,但……”剩下的话他没说,因为叶修已经替他说出来了,“但他看我们的眼神有些奇怪,就好像对我们很熟悉了一样。”
       王杰希疑惑的就是这一点,明明不管是从他们安全局特工的身份,还是叶修王杰希的身份来说,他们都不记得见过喻文州,喻文州单方面的熟悉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如果是跟踪或者暗中调查,他们更不可能连一丝端倪都没发现,这可真是奇怪。
       看王杰希又陷入了沉思状态,叶修晃了晃他的手,“行了大眼儿,他现在是我们的观察对象,就算有问题也作不了什么幺蛾子,快别想他了,关心一下你旁边这个在冷风萧瑟中的老年人吧。”
       王杰希觉得好笑,揉了一把他的头发,“那这位老年人现在有什么要求要提吗,嗯~”
       “我觉得为了不浪费走在路上的大好时光和沐橙送你的……”
       “抽烟不行。”
       “啊~大眼儿呐,你果然是变了,不是说了关爱老年人吗。”
       “那晚上再给你熬一锅鸡汤好了。”
       “别呀大眼儿!或者咱们只熬鸡肉不加中药行吗?”
       “不可以。”
       ……
      

晨星 2

       蓝雨军事大学,叶修靠在第三运动场旁人行道边的一棵梧桐树下,虽然穿得暖和,还是时不时地把手从衣兜里拿出来哈上几口热气。远远地看见拖着行李箱的王杰希,叶修向招了招手示意。
       “这么冷,你出来干嘛。”王杰希看着叶修苍白的脸色皱起了眉,拉住叶修的一只手,催促道:“宿舍在哪,快点儿回去。”
       叶修笑了笑,“哥这不是怕你久了没来老魏这儿,不认识路了嘛。”王杰希原本应该要和他一道来蓝雨,但无奈被临时安排了任务,叶修只能自己直接从医院里过来,注意到王杰希穿着的还是他接到任务时的衣服,问道:“任务怎么样,顺利吗?”
       王杰希点点头,“只是个B级任务而已,没什么。”
       叶修脸上的笑意更浓,带了些调侃地开口:“噢~那你这火急火燎地是为了什么呀,大眼儿。”本以为王杰希会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却不想他回头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后居然回答了他。
       “为了你,”注意到叶修的惊讶,他顿了顿继续说,“为了以防你再在我不在身边时给我个‘意外惊喜’。”他是真的怕,怕再一不留神叶修就浑身是血地躺在了他面前。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僵硬地转移了这个沉重的话题,“哈,那什么,老冯不是让我们来这儿给安全局挑好苗子的吗,明天去问问老魏的意见怎么样,怎么说他也是校长不是……”
        昏黄的路灯下,两道长长的人影映在地上,在萧瑟寒风中,透出丝丝暖意。

       魏琛一大早被叶修的电话叫起来,又被这个嘲讽脸一顿激讽,本来憋了一肚子气。幸好王杰希及时接过电话,一口一个前辈地叫着把他这气给顺了,他才没一大早就来场隔空泼妇骂街。收拾好后,他寻思了一会儿王杰希刚和他商量的事,觉得黄少天喻文州他们学生会里的人都还挺适合,给喻文州他们发了个集会通知,立刻给王杰希回了个消息。
       那头叶修一脸不屑地看着向魏琛表示感谢的王杰希,啧啧了两声,“大眼儿啊,不是我说,你对老魏那么客气干嘛,这就叫长他人,不对,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王杰希有些无奈地看着他,“魏前辈也是你的朋友,你……”
       叶修立刻打断他,“看吧,你还叫他前辈,那你怎么不叫我前辈呢!”
       王杰希的目光立刻深了几分,无声地望了他一会儿。
       “……”叶修败下阵来,王杰希确实是叫过自己前辈的,但两人在一起之后,由于这个名称在某些时候带来的无法言说的羞耻感,他主动提出了王杰希不叫自己前辈的要求,现在自己重新提起来,怎么看都有些奇怪。但叶修是何许人也,面不改色地跳过这件事,“老魏不是给你回了消息吗,你快看看。”

       蓝雨学生活动中心四楼
       “唉,你们说老魏这个通知到底什么意思啊,又是暂不透露具体内容又是会议保密的,是考试吗、是考试吗,是吗是吗是吗?”黄少天一脸好奇地趴在桌子上发问。
       喻文州带着笑看向正准备继续开口的黄少天:“少天,安静点。”黄少天闻言立刻闭上了嘴。会议室里其他的人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每次话唠副会长太吵了,只要会长一开口,他保证就安静地不得了。
       喻文州正转着笔思索魏琛这次不寻常的举动,会议室的们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看上去十分慵懒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紧接着,一个左右眼有些不对称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虽然两人的气质相差很大,但他却敏锐地从他们身上嗅到了一丝共同的气息,那是属于与死神打交道的人的,他只在他们大一的搏击指导教师身上见过,听说他是死亡部队之一的队员。
       他们走到会议桌前,那个慵懒的男人扫视了他们一遍后,轻笑了一声,说道:“各位小朋友们好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修,他叫王杰希,让老魏把你们叫过来的其实是我们。至于目的嘛,出于职业保密,我们暂时不能告诉你们。”
       喻文州玩味地一笑,“那么怎样才能告诉我们呢。”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叶修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眼,觉得有点儿意思。
       “如果你签下一份保密协定,并通过我们的三个月观察,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告诉你了。”王杰希回答他。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随便答应这种条件,喻文州勾起嘴角,“我答应。”

晨星

王叶向,喻队暗恋叶修,特工——接受的话向下看吧


     午后微暖的阳光从米色的窗帘里洒了进来,病床上的人正在熟睡中,柔软的黑色短发搭在额上,脸色有些许苍白。
       王杰希推门的瞬间,叶修突然睁开眼,正好和他四目相对。王杰希一边取下围巾一边向病床走去,“吵醒你了?”叶修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这不是职业习惯嘛,再说我都睡多久了,也该醒得了。”王杰希把某个只穿了身病号服的人按了回去,顺手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两度,“医生说你最好多休息休息。”
       叶修呵了一声,“还有多喝热水是吧,大眼儿爸爸。”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叶修看王杰希没反应,摸了会儿下巴,突然直起身子用手环住他的脖子往下一勾,王杰希没防备,一下就栽倒在了床上。
       “大眼儿呐,哥跟你商量个事行吧,你看这病房一看就不便宜,反正哥也好的差不多了,你就行行好把我捎出去呗。”叶修凑到王杰希耳边说道。
       王杰希原本是想把他推出去,但不知是顾忌他的伤还是什么,稍稍用力把他往后一压,吻上了他没什么血色的唇。
       叶修没想到王杰希会突然这么干,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但随即王杰希又松开了他,站起来理了理袖口,似笑非笑地看向他。叶修不得不承认王杰希这个模样看上去十分性感,心中感慨道:几日不见,没想到那个‘善良’‘温柔’的微草爸爸的大眼儿还学会了美人计,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和高英杰谈谈了。
放个简短的开端,嘻嘻嘻嘻